DSC_0353

 

   花盛終有謝,人聚有離合。回來這裡前,曾沒想過會碰上大家,跟大家一起笑、一起悲。人生憂多樂少,本是如此。所以也沒有特別看重、不捨的。

 

  世事總是風起雲湧、變化萬千,誰也不會屬於誰,不如如我孑然一身,一副任俠的性格,對許多塵事看的頗開,在年輕魂舍住著竹匠老耆,如李白的<將進酒>:「與君謌一曲,請君為我傾聽。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願長醉不用醒。古來聖賢皆寂寞,唯有飲者留其名。」

 

  也許哪天我與大家擦身偶遇不自知,命運的玩笑。與君不熟,何為君笑,何為君唱?每一時期皆有知己,也算是我在人世航行的收穫之一吧?

 

  行筆至中段,卻想罷了。但之後寫文時少,得有終。若幾年後我又在這裡與大家相遇,是否我也改變不少呢?

 

  多久的時間可成愛?亦或什麼是愛?天平特有的焦慮?喜歡提煉成愛要走多久?愛是不可理喻、不可理性的。若愛非理性,就讓我用理性來凍結它吧,畢竟這樣過於痛苦。

 

  文終,默。

 

  「泣與親友別,欲語再三咽。勗君青松心,努力保霜雪。世路多險艱,白日欺紅顏。分手各千里,去去何時還?」-----李白。

 

  神塵筆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神塵玩樂誌。

神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