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 

 

        我沒有文人萬種風千的精魂,情感的柔媚細膩也比之不如。我隨意如海濱一抹風,林間一股泓泉,天邊任形的飄雲。一揮便抹出山河,傾筐的靈思,自壯闊絕巘撲灑而下。

 

      有文之質,無文之心,既從雨中來,何退雨中去?

 

      高度捆住人心,行事總無法隨意,高度上的制約,只是成熟裏的騙局。

 

      細膩使我畏卻,多情使我焦慮,潮思使我心煩,只因我不設限,卻盼別有天地非人間,深山自有桃花源。

 

      吾不願成你口中人,只盼成為自身魂,初晨霧靄遊蕩的薄魂,多美。此刻響起,我從山中來,帶著蘭花草。

 

      六六,多麼美麗的數字,你則不願流俗。盛會於幾日前,榮重笑灑的結束了,既歡笑又瀟灑。明天的六七是否新苗破土,在黃暮染紅前歸來。因演化消退的第六感訴著,明日有機會因雨生,因雨下。

 

      讓風輕撫台中,越過群巘拂進梨山,欣喜爆開成了如絲煙雨,帶來如你化身的宴會。

 

     早安。 此文寫你也寫我,親愛的張雨生,生日可別忘了哈哈大笑。

 

 

   吳神塵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神塵玩樂誌。

神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