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 

 

      想要寫的東西太多了,若分割成臉書動態,我想數量會是十分可觀。總有一股今月照古人的感觸,我是天上佇立的珠盤,看著每代世人的喜悅與醜陋。

 

      看到人們走向醜陋,我既不能說、也無法說,畢竟一開口如月割耳般的無情,即使我是個發著皓光的月,也是有太陽照射不到的那一面。

 

      腦袋不斷浮現幾個詞,清楚到有如盈盈流水下的溪石,「物極必反」、「濫情」這兩個詞。極端有如一把雙面刃,它可以幫你砍草走向更高處引領遙望,也可以毀了你。世界上有許多成功人士就是極端的例子,但是他們的極端是透過縝密的思考才走出方向。

 

      讓自己的生命宛如走鋼索是不智,這麼做小覷了世界、社會至善團體,也小覷人自身擁有的力量,但宮本武藏說:「誰能阻止年輕武士赴死,他們聽不到。」

 

      濫情我又看的更多了,每一件都慘痛血淋阿。一個女孩跟公司上層宅男在一起,晚上卻又抱著另一個男人,原來愛情可以這麼分配,也難怪社會新聞的情殺會這麼多。

 

      也許我兵法跟經驗看多了,不管一個人過去多麼豐功又偉業,只要做出連續傷害人的事情,沒有第二句話就是除去。一時的慈悲反而會害更多人,新聞版面報導過很多了。

 

      當一個員工已經盜用公款,公司還因為公事上對他還有需要,求我是否讓他留下,我做不到。因為我還得保護底下員工的權益,錯了沒有理由,紀律才能維持。

 

      好了,我是有點累了。人是特別的物種,可把正確扭曲,可把錯誤扭曲,人心是猜不到的,我都覺得研究人類心理可以列入X檔案了。

 

      神塵01:22:14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神塵玩樂誌。

神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