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輕輕點了一支菸,

 

掩蓋著對海風的思念,

 

海無法愛上藍天,

 

卻讓我想起外針內柔的花掌仙。

 

我欲西望登絕山,

 

驀然回首不再還,

 

白雪吹,北風冷,

 

燕來又去不再盤。

 

髮鬢蒼蒼臉斑斑,

 

心與心要行幾步?

 

掌花謝、雨欲來,

 

庭院薄薄煙似霧,

 

欲執筆,灑丹青,

 

卻嘔血幾斗數十升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神塵玩樂誌。

神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