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我這裡成了另類的蚊子館了吧?還好這裡沒有吃的,否則也會成為蒼蠅館。最近事情很多,家裡有白事,得跑來跑去的,身體有點虛阿,我需要一些雞精來補氣力,開玩笑的啦。

 

咱們玥小姐催促著新小說,但是我實在是很懶得寫完草稿在打上來,這個懶字的確會讓我離夢想越來越遠阿!有空來這打打文章,說說夢話應該就足夠了吧?

 

好久沒去雨生園看看了,看到那國道計費整整多出快六十塊錢,實在是無力發動引擎走上國道阿,也沒有機車可以騎,真是讓人十分汗顏。

 

最近大家過的好嗎?我是知道顫慄姐過的不是很好,上吐又下瀉的,做為一個強大的代書不可以這麼病體,快點好起來阿!玥小姐好像參加了減肥比賽?我拿這個出來說會不會被那位大姐打呢?當然我也是祝福他成功啦啦啦!

 

學運事件過去了,對於此事我一直處於置身事外來看這件事情,因為一旦被捲進去就無法去分辨是非,那麼我分辨了是非了嗎?學運有學運對的地方,服貿有服貿好的地方,但是雙方都有瑕疵,所以雙方扯了個直,不過台灣民主是不斷的在退步,黑道治國、黨派治國,好像少了賢者治國那種味道。我想那些賢者沒有後台,也是只能在鄉下種田賣西瓜吧,沒辦法,這就是世界的趨勢阿。

 

學運的Alina 可愛女孩說:『

人在網路上

似乎都比較友善

現實中
誰也不理誰
都各擺着一副撲克臉

好像網路上那些友善的對話
根本不復存在似的。

 

網路上的聊天話語似真似假,文字可以成為一個人偽裝的面紗,藉以塑造個人另外一種形象,所以當網路與網路真實見面的時候,人們總是繃住放不開。一來是擔心被看破本來的面目,一來是擔心自己說的話不得體。其實何必這麼複雜呢?我也從網路上認識了不少朋友,也失去了不少網路上的朋友,網路的朋友就像在抽獎一樣,因為你不知道現實的你們到底是不是合的來。很慶幸我遇到的羅世宗先生跟我挺合的,一合也好幾年了,還有玥小姐,和小獅妹子。

 

人要做的左右逢源真的是很難啦,我也無法是這種人,我跟Alina很像,我很直接卻也容易得罪人,我秉持著道不同就各自走各自的,至少我寬容大心的接受你過,沒有遺憾阿。

 

講完廢話,不如繼續喝我的紅茶看我的搞笑節目吧?人總是要調劑自己的心靈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神塵玩樂誌。

神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